• 使操作基于用户的目标和任务,概念上简单并且一致
    • 使用用户熟悉的词汇,限制在任务范围之内,并保持使用上的一致性;
    • 提供低风险环境,即使错误发生也容易修正

    当操作专注于任务、简单和一致时,我们学得更快 
    • 做一个任务分析;
    • 设计一个专注于任务的概念模型,其中主要包含对象-操作分析;
    • 严格按照任务分析和概念模型设计用户界面
     
    任务分析回答以下问题:
    • 不同的任务之间是如何联系的?
    • 人们在执行这些任务时都使用什么样的词汇?
    • 什么人做什么任务?
    • 哪些任务是常见的,哪些是少见的?
    • 哪些任务是最重要的,哪些是不重要的?
    • 在执行各个任务时,人们会遇到什么问题?什么样的错误是常见的?是什么造成这些错误?错误造成的损害有多严重?
    • 应用想支持哪些人群的任务?
    • 每个任务所需要的信息从哪里来?
    • 每个任务的步骤是什么?
    • 每个任务的结果和输出是什么?
    • 每个任务结果的信息该怎么利用?
    • 每个任务该使用哪些工具?
    • 用户在使用这个应用时想要实现什么目的?
    • 要执行这些任务,人们必须如何沟通?
     
    得到这些问题的答案后,应该为这个工具设计一个专注于用户任务目标的概念模型。
     
    对象-动作分析:
    指定应用展现给用户的所有概念对象、用户对这些对象所能做的动作、对象之间的关系。
     
    尽可能简单:
    “用户万一需要这个功能”,出发却有迹象表明会有很多潜在客户或者用户需要它,否则一定要坚决抵制。每一个新想法都要与很多其他的想法发生联系,这种联系会导致复杂性进一步上升。
     
    一致性:
    一个交互系统的用户从受控的、有意识监控的、缓慢的操作,进步到无意识的、无需监控的和更快的操作,这个过程的速度受到系统一致性的严重影响。系统不同功能的操作越可预期,它的一致性就越高。
    • 概念层面一致性:由对象、操作和概念模型的属性之间的映射决定,目标是培养“肌肉记忆”,即操作的运动习惯;
    • 按键层面的一致性:由概念上的操作与现实中执行操作所需要的实际行动之间的映射决定。
     
    对象-操作矩阵:
    对象越多,矩阵越高;操作越多,矩阵越宽。

    当词汇专注于任务、熟悉和一致时,我们学得更快
    • 词汇应是专注于任务、熟悉的,专用词汇应保持一致(同一个名称,就是同一个东西;不同的名称,就是不同的东西)。
    • 团队应该从概念模型中创造一个产品词典,包括用户能接触到的每个对象、动作和属性都有一个名字和定义。

    风险低的时候我们学得快
    一个容易使人犯错误而且错误代价很高的系统阻碍人们探索它:
    • 停用不合理的命令;
    • 向用户清晰的展示他们做了什么,使错误容易被发现;
    • 尽可能防止出错;
    • 让用户能够轻松的撤销、反转或者修正错误。
  •  

    简约至上

    【英】Giles Colborne
    走出辦公室
     
    2013-03-22 13:20:12
    最近,有人請我去評估過一個手機網站,這個網站在橄欖球錦標賽期間做了一次促銷活動。站點負責人不明白为什么用戶呆不了幾分钟就走了——根據他們離開時的頁面也看不出自己違反了哪一條可用性規則。
    通過訪問用戶,謎底終於揭開了:他們都是在電視插播廣告的時間內上這個網站的。橄欖球比賽一開始,他們會馬上回到電視機前。後來這個站點經過好一番設計才達到要求
    描述用戶體驗
     
    2013-03-27 12:13:15
    事實上,人人都喜歡故事,即使你不講,別人也會編出來(“如果我使用這個攝像機,我就……”),讓你不由得跟著他們的敘述展開想象——因此,要確保他們在使用你的故事。
    環境、角色、情節
     
    2013-03-27 12:14:04
    環境、角色、情節
    明確認識
     
    2013-03-27 12:28:10
    作为設計者,我們希望馬上開始設計。但克制自己非常重要。”Cultured Code的尤爾根·施魏策爾如是说。太早開始設計意味著會遺漏重要的見解,甚至意味著設計思路完全錯誤。
    分享
     
    2013-03-27 21:19:24
    讓最核心的理念隨處可見,提醒人們時刻謹記。隨時隨地使用,讓它成为人們時刻不忘的追求。把它公之於众,意味著團隊所有成員都知道自己應該交付什么樣的功能。
    避免錯刪
     
    2013-03-28 19:40:44
    結果呢,無非就是得到一個由簡單的功能疊加起來的毫無特色的产品,與市面上現有的平庸貨別無二致。
     
    2013-03-28 19:40:37
    要總攬全局,保證只交付那些真正有價值的功能和內容。
    關註核心
     
    2013-03-28 19:40:53
    關註核心
    增加價值始於改進核心體驗。
    砍掉殘缺功能
     
    2013-03-28 19:43:13
    所以说,問題绝非“为什么應該去掉它”,而是“为什么要留著它”。
    因为“去掉它們是一種浪費”而抓住殘缺的功能不放,可能會妨礙你成功。
    真有影響嗎
     
    2013-03-28 19:47:14
    为此,最開始應該考慮的,是哪項功能最接近用戶的核心需求。
    決策
     
    2013-03-28 19:51:32
    從人們對待技術的態度上,也可以发現類似的傾向。在面對無數的選項和按鈕時,人們一般都會感覺不知所措。拿到一個复雜的小玩意之後,他們會因为看不懂、玩不轉而心煩意亂,亂中反而更容易出錯。太多選擇容易讓人反感。
    分心
     
    2013-03-28 19:53:25
    放置這些鏈接最好的地方是頁面底部,当用戶看到它們時,已經把文章看完了。如果用戶沒有把滾動條向下拉那么遠,只能说明文章本身不吸引人。
    聰明的默認值
     
    2013-03-28 19:54:30
    聰明的默認值
     
    2013-03-28 19:53:37
    選擇聰明的默認值可以減少用戶的選擇
    選項和首選項
     
    2013-03-28 19:55:40
    如果測試結果是兩種方式不分伯仲,都沒有明顯的缺陷,就意味著沒有“錯誤”的設計。
    如果一個選項還嫌多
     
    2013-03-28 19:56:20
    在登記按鈕的旁邊還有一個“查看詳細说明”鏈接。這個鏈接具有很大的誘惑力。每当一位參與者馬上要去登記時,都會先點開那個鏈接。結果沒有一個登記成功的。
    我們原以为那個鏈接對不是很確定的人會有幫助。但效果卻恰恰相反,這個鏈接動搖了每一個接近完成的人對我們的信心。
    錯誤
     
    2013-03-28 19:57:41
    消除錯誤的來源是簡化體驗的一個重要思路。
    視覺混亂
     
    2013-03-28 19:58:26
    刪除混亂元素很簡單。觀察設計方案中的每一個元素,想一想为什么需要它。它能夠提供重要的信息,還是能夠提供支持?先把它從方案中刪掉。如果方案中沒有它不行,再把它拿回來
    刪減文字
     
    2013-03-28 19:59:44
    “把每一頁中的文字刪掉一半,然後把剩下的再刪掉一半。”
    ——史蒂夫·克魯格《點石成金》中第三條可用性法則
    刪減過多
     
    2013-03-28 20:01:38
    這里的關鍵在於讓人們能夠控制結果。換句話说,足夠多的控制可以讓他們消除因基本需求得不到滿足而引发的焦慮,但要避免控制太多導致他們因選擇而浪費時間。(電梯運行速度多快合適?電梯門打開多長時間合適?)
    你能做到
     
    2013-03-28 20:02:44
    簡單的設計通常出自一位眼光獨到的設計師、一位“無情的”或“毫不妥協的”創新者之手。
    讓功能容易找到
     
    2013-03-30 08:57:19
    基思·朗從Skitch的設計得出的教訓是:就算標簽再大,如果把它放到了用戶關註點之外,用戶也看不到。而在Comic Life中,他发現即使是一個非常小的標簽,只要把它放在了用戶關註點上,也會收到良好的效果。
    隱藏的要求
     
    2013-03-30 08:57:53
    ,我們討論的三個策略——刪除、組織和隱藏——可以非常完美地結合起來:刪除不必要的、組織要提供的、隱藏非核心的。不過,接下來我們要討論的最後一個策略,轉移,則涉及對界面進行重新布局。
    創造開放式體驗
     
    2013-03-30 09:05:34
    每当我看到類似這樣的功能時,我都會考慮是不是可以把它們組合到一個通用的工具里面。
    頑固的复雜性
     
    2013-03-30 09:08:28
    到了設計簡單用戶體驗的最後,往往不是問“怎樣才能把這個功能設計得更簡單”,而是問“到底應該把這個复雜性放到哪里”
    簡單发生在用戶的頭腦中
     
    2013-03-30 09:10:07
    一家旅行社曾找到我們公司,請我們對比一下在线查找假期旅行线路和查阅手冊的用戶體驗哪個更好。看著用戶在網站中披荊斬棘、艱難跋涉,查看詳細信息和各種线路,我們深深地體會到他們有多么焦急和煩躁
     
    2013-03-30 09:10:15
    手冊就簡單多了:度假勝地的大幅照片,加上熱門线路的顯眼標識,還有完整的報價表。在翻阅手冊的時候,用戶非常放松,能夠想象度假時的美好感覺。他們都自我陶醉了。

    多看笔记 来自多看阅读 for iOS

    duokanbookid:09d88212e38611e18f0200163e0123ac 
  • Dec 22, 2013中文排版研究 - [UI 设计]

    合適閱讀寬度

    一般阅读宽度为 600 px

    開源方案

     

    • http://typo.sofish.de/ TYPO.CSS
    • http://ethantw.net/projects/han/#qianyan 漢字標準格式

     

    推薦 CSS

    正文:

    font-family: "Hiragino Sans GB", "Microsoft YaHei", "WenQuanYi Micro Hei", sans-serif;

    標題:

    .title-font{

         font-family: 'helvetica neue',  'hiragino sans gb', 'stheiti', 'microsoft yahei', \5FAE\8F6F\96C5\9ED1,tahoma,sans-serif;

    }

    參考鏈接

    • http://www.iyunlu.com/view/css-xhtml/67.html

     

  • Dec 22, 2013Sorry to Alice - [時間軸]

    當人,走得太近,往往會認為理所當然。  

    窗外,靜寂的夜晚,僅有一兩盞窗口,依然明亮。

     

    不知為何,突然想起那麼的一次。  

    那天,我依然和平常差不多,下午擠在北京那麼擁擠的地鐵上,去了某一個小咖啡店,和某一個「甲方」開會討論一些設計上的外包。  

    我記得,昨天和 Alice 約好了,她做一頓飯。  

    但是,我從來沒有把這個當是真的,我總把別人很認真對待的承諾,當成只是兒戲之言。

     

    夏天的陽光,特別猛烈。我穿著短袖短褲,拿著手提電腦,背了一個雙肩包,從地鐵下來了,恨不得馬上鑽進一個大商場,大口大口地吸著冷氣。

     

    總喜歡在深夜下,留下兩盞小黃燈,讓冰冷的夜晚,變得稍微有點暖意。  

    在 05:24 的時刻上,我第一次覺得,我真的傷害了別人的一份真摯的感情,然而,我卻是如此的後知後覺。

     

    她,是一名武漢的女子。在北京唸完大學之後,留下來尋覓更多的工作機會。同樣的北漂兩人,總是容易惺惺相識,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彼此之間依靠。  

    她,能彈奏動聽悅耳的琴聲,也能唱出繞樑三日的歌曲。經常在北京的一些飯店裡,坐在鋼琴的旁邊,錯落有致地敲擊著琴鍵。

     

    如果在深夜中的思念能夠傳達,這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情。我們再沒有誤解,更加沒有分離,無論彼此在何處,依然接通。  

    繁星和日月,是否能夠看的清楚人世間的是是非非?

     

    我快步走進咖啡店,和甲方接上,坐下來,點了一杯美式,就開始討論我們的合作事情。  

    然而,我卻想不起,那杯美式的味道。

     

    對不起。我卻能只在這麼的深夜中,面對著電腦的螢幕,敲擊出這三個字。  

    “Sorry.”  

    我不知道如何說的更多,來以表達,我錯失的你。

     

    打開了電腦,談論著項目的預算。  

    “我們業內的,都是收取 30% 作為項目的定金的,沒有定金,我是不會開始工作的。”  

    甲方總是會喜歡付更少的定金,付更少的錢,要獲得更多的質量和內容。  

    時鐘旋轉,時刻指示著黃昏即將到來。

     

    路上,車來車往,人來人去。  

    大家都是如此急速的腳步,不斷往地鐵上擠。  

    鐵皮車裡面的面孔,竟然是如此的疲倦。有張口欲睡的先生,更有妝容已退的小姐。  

    “下一站是……”  

    無數的人下車,又無數的人又擠上來。空氣之中,變得似乎無法看清。

     

    我沒有馬上回家,然而,我去了我經常去的咖啡店。  

    Alice,今天不用上班。她逗留在家中,我沒有想太多她在做什麼。

     

    然而,一條短信收到。  

    “我做好了飯,等你回來吃。”  

    我答復到:“啊,今天我要和客戶在外面吃飯呢。”

     

    然而,我卻然是在咖啡店,和朋友們一起在吃飯。  

    我們在咖啡店中,有講有笑,變得有所不想離開。我能想起我喝過的美式的味道,我更能想起朋友們的笑容,朋友之間聚在一起,是多麼的有趣。

     

    北京的夏天,白晝的時刻,特別長久。等了很久看得見日落,天空換上了黑色的衣裳。  

    我依依不捨地,坐上了的士,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回來了。”  

    “是啊。”  

    “晚上做的飯呢?”  

    “還在呢,你要吃嗎?”  

    “不,我很飽呢。”

     

    如同平時一樣,洗澡,睡覺。

     

    次日,晚上。  

    “昨天做的飯呢?”  

    “倒了。”  

    “哦。餓了,你要叫外賣嗎?”  

    ……

     

    冬天的夜晚,特別長久,很早就變得黑暗,看不到太多的陽光。  

    突然想起這件事,覺得心中多了一份遺憾。  

    「Sorry,如果可以傳達。請再遇上更好的人。」  

     

    對不起。

  • Nov 27, 201311月27日 - [時間軸]

    不知從何時開始,更為喜歡黑夜,幽暗的光線下,無法看清遠方的輪廓。

     

    光芒總是在最為需要的時刻中消逝。  

    讓人看不清前面的路途,彷佛是走進了一個森林一樣,四周崇高的樹木,空氣濕潤,用力地呼吸,吸氣,驚恐在後頭,無聲地追著。

     

    生活就是消失在裡頭,找不到出口。地球從來不會因為缺少了誰,然而無法自轉。

     

     

    「總是在編寫著假詩假文,杜撰其中的悲劇,讓人同情。」高一的週記本上,我曾經留下過如此的言辭,以描述我過去的故事。  

    在過去的記憶之中,為何變得深刻的只有高中?  

    在過去的朋友之中,卻然只留下我。  

    曾經認識的人,已經結婚,卻然我還在這裡,一個人地踏步著,在這個森林裡面,不斷前行,也分不清是否在前行。

     

    真的在懷念,當初的語文老師,留下線索一般的紅字,告訴我命題。  

    若然,當初,沒有留下如此般的字句,是否依然會有今天的詞語?  

     

    輕輕地敲擊鍵盤,竟然忘記了握筆的感覺,更加想不起了,這些字符,應該如何寫出來了。  

    天空已經變成深夜,遠方僅為留下了閃耀如繁星一般的燈光,整齊而錯落地掛在遠方的黑色畫布之上。  

    這就是在追求的?生活在這樣的一個燈光之下,為的是在自己房間內留下那麼的一個影子?

     

    哈哈,哈哈。  

    唉。

  • Nov 21, 2013「一座城池」 - [時間軸]

    天空再次放出了光芒,最近在斷斷續續地看「一座城池」。

     

    我說不清更喜歡韓寒,還是郭敬明。只不過,他們,是我唸書時代的明星罷了。如果沒有他們,或許我也寫不出看似文藝的文字。

     

    “如果承認自己是一個文藝書生,那麼你就不是文藝的。”   

    我是這麼認為。

     

    雖然一座城池看的很斷斷續續,總只是在地鐵上看。也想不起看到哪裡。  

    但是我就喜歡一座城池,也說不出來為何而喜歡。

     

    “其實,很多人的悲傷,只是希望展示給大家看,自己很悲傷。”  

    記錄很深刻的話。

     

    當然,我還沒有看電影版本。我很想看,很想看看想像中的畫面如何幻化為眼前的畫面。

     

    想像一下他們怎麼把偷來的雞,在那個小店燉了;想像一下,路人之間是怎麼面對面地,看著火災而無動於衷;想像一下,怎麼在那個小旅館生活。  

     

    生活中,何必需要聯繫呢?又何況,別人根本無法理解你的悲傷。

  • 呃。

    自從更換到 Mac 之後。

    呃。自從沒有維護「我的電影庫」這個 App 之後。

    看電影又回去苦逼的豆瓣搜索了。

     

    今天突然又覺得不能這樣了。就定製了這個小服務來完善。

     

    如何安裝?

    把下載的文件複製到:~/Library/Services 即可。

     

     

  • 呃,从哪里说起比较好呢?

    曾经,走过在上海、广州、北京的街头,见过大公司,小公司,甚至于就是一个卧室。聊过理想,对每一个产品都有过期待,幻想过产品大卖,热门了的情景。

    现在,却然只是在北京的星空下,一个小台灯带来的丝丝光芒,敲击着 Macbook Air 的键盘,书写着这些回忆。

    先说说,
    在阳光灿烂和自由的大学,那段时光。

    我一直都是作为类似「大神」的存在。呃,很自负?
    同学们都喜欢问我电脑的问题,电脑出问题就请求我帮助了。

    在高中的时候,因为要追女生,选择了文科,选择了政治,更选择了高考不重考。只是为了,可以和喜欢的女生可以在同一年毕业罢了。
    现在想起,这会是设计师的随性的一部分吗?

    参加过绿轩文学社、参加过系学生会、参加过红蓝电脑学会。
    担任过文学社社长,曾经做过不少的期刊排班;担任过学生会宣传部成员,曾经做过不少的板报、宣传单;担任过红蓝电脑协会技术总监,曾经做过不少的启动光盘,设计过光碟封面,做过协会网站,给不少女生修过不少电脑,给不少人上过不少的电脑培训课。

    还有,作为一名大学生的事。
    拍过拖,写过不少的小软件(例如,选课插件,读取本地硬盘的豆瓣电影匹配工具,给协会写过安装到每一个电脑的报修App……),和同学、朋友一起打 CS、War3,和朋友一起组建学校组织来创业……

    当然,那个组织就是叫「凌瀚」。
    一个我不会忘记的深刻记忆。 那一次,我真的很自豪地站在了投影仪下,作为一名技术专员,面对着 30 多人,在解释着「我们的理念」。
    那一次,是一个 Party 。我们自己组织的,租场地,卖票,搞节目,做 Party 准备的 PPT、AE 视频宣传片……
    真的,星空下的 Party。

    这些都因为大学的自由,我才有这么多时间去做这么多我想做的事情。
    大学,充满了阳光,风从树间穿过,扫起了片片落叶。

    这样,就快到了即将毕业了。要实习了。
    第一件事,我去了上海。
    幻想了在上海一年挣了 100 万,过上了怎么样的美好生活,从而搭上了飞机。

    上海,
    它是一个务实的城市。

    我凭借着在,高中,大学不断自修的 Web 技能,几乎在上海找不到任何工作。 那个时候,我会 PHP 和 HTML、CSS,会一点点的 Javascript。

    不断上各种网站找工作,也在猪八戒、58 同城、找一些外包。
    最后,在一个已经想不起的名字的小公司当一个小美工,一个月才那么 1600 ,在上海根本活不过来的。
    同时,也接各种各样的外包,做做内页、首页,给人做程序员,听需求做网站……

    2010 年 9 月,我实在已经无法从上海待一下去了。从而决定回家,并且,也到了实习结束的时间了。

    重新回到学校,看着辅导员的容颜,她很开心地见到我。
    问我在上海的故事。
    却然,我只能顾上颜面,只能用谎言带过。

    风吹动了树叶,打扰了光芒的宁静。

    毕业證書在这份闪动的光芒下,却然只是多么多么多么的轻。
    遇上了班长、认识的朋友、同班的女生……
    她们都以为我在上海过得很好。

    看,那闪动的光芒下,是否有那么一两处阴影。

    认清现实,
    破灭的幻想。

    回到这个在繁星闪烁的星空下,在培正旁边的出租屋里,在女朋友的身边。
    我没有告诉她我在上海的故事。
    因为没有颜面。

    同时,我也见识过上海了。我不想再回去了,我想回家当我的「太子爷」了。

    命运,不能如此。
    在广东,肇庆。这一个山清水秀,气候宜人的小城市。

    在爸爸的工厂,看着工人们安装机器。
    虽然只是春天,却然广东是犹如夏日一般。猛烈的阳光,丝毫不放过一点缝隙,狠狠地在灼烧着皮肤。
    他们,辛辛苦苦地,顾不上擦汗,只在生产线上拆机器,又装机器,又上螺丝。

    我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在旁边看着。
    「先看看他们怎么工作,你再工作。」爸爸说道。

    这段在工厂的记忆不知为何很少,想不起。
    只有这些零星的片段。

    有一次。
    晚饭的桌子,三菜一汤。
    后母不知为何地说出了一句「无出息,无用,无吃过苦」来说我。

    次日,我在他们的世界消失了。
    我不喜欢别人看不起我,
    有多少人以为我是「大神」,有多少人觉得我会过的很好,有多少人会觉得我会成功。

    还是回去做外包了。

    再一次,透过朋友,谈上了一个肇庆的驾校的网站外包。
    2,000 元。在我这个生活在「肇庆」的肇庆人,是很多钱了。
    还要分一半给介绍人。

    那次,我为这个网站奔波了半年。
    谈需求、做规划书、做效果图、写代码、购买服务器、备案。
    一个网站应该如何开始,到结束,我全做了。

    这半年间,我也接了不少外包,做过网站黄页、不少的企业站。
    这半年间,我更谢谢我的女朋友一直支持我,陪着我。

    在广州花都的街头上,贫穷的我,无法请得起女朋友吃寿司。
    我们走在街头上,右手的手指绕着她的左拇指。
    旁边的零碎话语声,脚步声,还有短裤、衬衣。
    我们在这里面是多么的平凡。

    看着寿司店的招牌,特价牌,还有那份把一颗米放大到好像手掌那么大的菜单。
    挽着手,刷着她妈妈的信用卡。
    还是吃了一顿寿司。

    那个时候,我决定我的生活不能如此。

    过去的无私,带来了那次的机会。
    去北京,那个北方城市。

    透过 E-Mail , QQ , 一个陌生人联系上我了。
    告诉我有一个北京的工作机会邀请我过去。
    「邀请」,多么的郑重的词语。

    在广东反正也过的不好,去北京吧。恰好也可以更远地逃离家人,更能更远离我昔日喜欢过的那个女生。
    我是这么想的,就去了北京了。

    火车,轰隆轰隆;乘务员,好像把我们当是犯人一样,大声地喧喊着。
    「在北京你能待上三年,你就有一番成就了」火车上某个聊天聊上的陌生人和我说了这句话。

    阳光穿过了云层,照亮了世界。
    北京,
    我到了。

    打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公司。
    找到了破旧的出租屋住上了。
    被很荣誉地挂上了「从广州挖过来的工程师」的函头。
    一切是显得多么的顺利。

    这是我人生中,我第一次正式地加入了公司工作。
    也是第一次打破了在职时长(已经连续工作了 21 天了,上一份工我才去了 15 天公司)。
    在后楼梯,用一起抽烟的借口,和同事聊天,说说公司的人和事。
    讨论一下技术的问题。
    这对于我来说,是多么的有趣。

    似乎于,好景对于我来说,都是不长。
    在 2011 年 12 月 31 日,我正式离开了这家公司。
    跳槽了。

    又在 2012 年 3 月,我再离开了跳槽的公司。
    失业了。

    运气,终归还是会有的。
    以前曾经的一个外包的「甲方」,联系上我了。

    在 2012 年 3 月 30 日的下午,我们碰面了。
    聊上了。
    合作了。

    是的,我使用一个不用上班,在家工作的方式合作了。
    这么一直持续到 2013 年 2 月,他失踪了。

    工资消失了。

    2 月底,我实在没钱用了,发了一条微博找工作了。
    次日,找到了。
    神啊,神奇的微博。

    上班了。
    却然,就在 5 月 31 日,我又一次失业了。

    这一次失业,我真的没有任何失望,也没有任何迷惑。
    我还在。我还有收入。我已经很容易地可以谈上外包了。
    我已经从一个「美工」变成了一个「UI\IxD 设计师」了。

    整理一下,
    职业是这样发展过来的「美工」,「PHP 程序员」,「前端工程师」,「UI 设计师」,「UI/IxD 设计师」。

    呃。不知不觉就敲击了这么多下键盘了。MBA 的键盘真不舒服。
    月亮已经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闪耀它的光明了。

    是的。能力,经历,真的不容易说清啊。走过了广州、上海、北京三个城市;接了不少的外包;一直孤独地敲代码、做设计。就是我从毕业之后的工作故事。

    要有一番成就,似乎真的是很寂寞。
    现在,我已经过得挺好了。我很感谢运气一直地给我支持。总是需要有帮助时候,几乎熬不过去的时候,「运气」出现了。

    然而,你们就是我的运气。女朋友,广东的好朋友,北京的好朋友,上海的朋友……
    谢谢我的朋友们了。

    北京的空气似乎不怎么好,外面只是灰白灰白的一片。
    找不到灿烂的阳光。
    不过,我,很好。年华依然在继续,阳光突然地灿烂了,会刺痛别人的眼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