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哭有多難,不哭才是最難的。

     

     

    深夜,聆聽熟悉的節奏,記憶中的詞語在心底穿梭。

    起伏,如同過去的事件一樣,因為過去了,所以才變得深刻。

     

     

    我們都不是可以在一起的人,只有那麼認識的機會。

    很難忘記過往發生的事情,每當深夜的時分,他總是在耳邊伴隨著音樂的節奏,在我心底中慢慢旋起。

    「糾結」。

     

     

    曲,第一個小節是在一個咖啡店之中,我第一次去,和好朋友第一次去。

    你在裡面,我在外面。

    看到我的模樣,聽見我的聲音。

    正如我今天一樣,只有存在記憶中的你,卻然無法對接上現在的你。

     

     

    疑惑中,為何能聽見男生的聲音。

    細緻的手指,握著咖啡的攪梆梆,自言自語。

    這就是,那天的你。

    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模樣。

     

  • Dec 22, 2013Sorry to Alice - [時間軸]

    當人,走得太近,往往會認為理所當然。  

    窗外,靜寂的夜晚,僅有一兩盞窗口,依然明亮。

     

    不知為何,突然想起那麼的一次。  

    那天,我依然和平常差不多,下午擠在北京那麼擁擠的地鐵上,去了某一個小咖啡店,和某一個「甲方」開會討論一些設計上的外包。  

    我記得,昨天和 Alice 約好了,她做一頓飯。  

    但是,我從來沒有把這個當是真的,我總把別人很認真對待的承諾,當成只是兒戲之言。

     

    夏天的陽光,特別猛烈。我穿著短袖短褲,拿著手提電腦,背了一個雙肩包,從地鐵下來了,恨不得馬上鑽進一個大商場,大口大口地吸著冷氣。

     

    總喜歡在深夜下,留下兩盞小黃燈,讓冰冷的夜晚,變得稍微有點暖意。  

    在 05:24 的時刻上,我第一次覺得,我真的傷害了別人的一份真摯的感情,然而,我卻是如此的後知後覺。

     

    她,是一名武漢的女子。在北京唸完大學之後,留下來尋覓更多的工作機會。同樣的北漂兩人,總是容易惺惺相識,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彼此之間依靠。  

    她,能彈奏動聽悅耳的琴聲,也能唱出繞樑三日的歌曲。經常在北京的一些飯店裡,坐在鋼琴的旁邊,錯落有致地敲擊著琴鍵。

     

    如果在深夜中的思念能夠傳達,這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情。我們再沒有誤解,更加沒有分離,無論彼此在何處,依然接通。  

    繁星和日月,是否能夠看的清楚人世間的是是非非?

     

    我快步走進咖啡店,和甲方接上,坐下來,點了一杯美式,就開始討論我們的合作事情。  

    然而,我卻想不起,那杯美式的味道。

     

    對不起。我卻能只在這麼的深夜中,面對著電腦的螢幕,敲擊出這三個字。  

    “Sorry.”  

    我不知道如何說的更多,來以表達,我錯失的你。

     

    打開了電腦,談論著項目的預算。  

    “我們業內的,都是收取 30% 作為項目的定金的,沒有定金,我是不會開始工作的。”  

    甲方總是會喜歡付更少的定金,付更少的錢,要獲得更多的質量和內容。  

    時鐘旋轉,時刻指示著黃昏即將到來。

     

    路上,車來車往,人來人去。  

    大家都是如此急速的腳步,不斷往地鐵上擠。  

    鐵皮車裡面的面孔,竟然是如此的疲倦。有張口欲睡的先生,更有妝容已退的小姐。  

    “下一站是……”  

    無數的人下車,又無數的人又擠上來。空氣之中,變得似乎無法看清。

     

    我沒有馬上回家,然而,我去了我經常去的咖啡店。  

    Alice,今天不用上班。她逗留在家中,我沒有想太多她在做什麼。

     

    然而,一條短信收到。  

    “我做好了飯,等你回來吃。”  

    我答復到:“啊,今天我要和客戶在外面吃飯呢。”

     

    然而,我卻然是在咖啡店,和朋友們一起在吃飯。  

    我們在咖啡店中,有講有笑,變得有所不想離開。我能想起我喝過的美式的味道,我更能想起朋友們的笑容,朋友之間聚在一起,是多麼的有趣。

     

    北京的夏天,白晝的時刻,特別長久。等了很久看得見日落,天空換上了黑色的衣裳。  

    我依依不捨地,坐上了的士,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回來了。”  

    “是啊。”  

    “晚上做的飯呢?”  

    “還在呢,你要吃嗎?”  

    “不,我很飽呢。”

     

    如同平時一樣,洗澡,睡覺。

     

    次日,晚上。  

    “昨天做的飯呢?”  

    “倒了。”  

    “哦。餓了,你要叫外賣嗎?”  

    ……

     

    冬天的夜晚,特別長久,很早就變得黑暗,看不到太多的陽光。  

    突然想起這件事,覺得心中多了一份遺憾。  

    「Sorry,如果可以傳達。請再遇上更好的人。」  

     

    對不起。

  • Nov 27, 201311月27日 - [時間軸]

    不知從何時開始,更為喜歡黑夜,幽暗的光線下,無法看清遠方的輪廓。

     

    光芒總是在最為需要的時刻中消逝。  

    讓人看不清前面的路途,彷佛是走進了一個森林一樣,四周崇高的樹木,空氣濕潤,用力地呼吸,吸氣,驚恐在後頭,無聲地追著。

     

    生活就是消失在裡頭,找不到出口。地球從來不會因為缺少了誰,然而無法自轉。

     

     

    「總是在編寫著假詩假文,杜撰其中的悲劇,讓人同情。」高一的週記本上,我曾經留下過如此的言辭,以描述我過去的故事。  

    在過去的記憶之中,為何變得深刻的只有高中?  

    在過去的朋友之中,卻然只留下我。  

    曾經認識的人,已經結婚,卻然我還在這裡,一個人地踏步著,在這個森林裡面,不斷前行,也分不清是否在前行。

     

    真的在懷念,當初的語文老師,留下線索一般的紅字,告訴我命題。  

    若然,當初,沒有留下如此般的字句,是否依然會有今天的詞語?  

     

    輕輕地敲擊鍵盤,竟然忘記了握筆的感覺,更加想不起了,這些字符,應該如何寫出來了。  

    天空已經變成深夜,遠方僅為留下了閃耀如繁星一般的燈光,整齊而錯落地掛在遠方的黑色畫布之上。  

    這就是在追求的?生活在這樣的一個燈光之下,為的是在自己房間內留下那麼的一個影子?

     

    哈哈,哈哈。  

    唉。

  • Nov 21, 2013「一座城池」 - [時間軸]

    天空再次放出了光芒,最近在斷斷續續地看「一座城池」。

     

    我說不清更喜歡韓寒,還是郭敬明。只不過,他們,是我唸書時代的明星罷了。如果沒有他們,或許我也寫不出看似文藝的文字。

     

    “如果承認自己是一個文藝書生,那麼你就不是文藝的。”   

    我是這麼認為。

     

    雖然一座城池看的很斷斷續續,總只是在地鐵上看。也想不起看到哪裡。  

    但是我就喜歡一座城池,也說不出來為何而喜歡。

     

    “其實,很多人的悲傷,只是希望展示給大家看,自己很悲傷。”  

    記錄很深刻的話。

     

    當然,我還沒有看電影版本。我很想看,很想看看想像中的畫面如何幻化為眼前的畫面。

     

    想像一下他們怎麼把偷來的雞,在那個小店燉了;想像一下,路人之間是怎麼面對面地,看著火災而無動於衷;想像一下,怎麼在那個小旅館生活。  

     

    生活中,何必需要聯繫呢?又何況,別人根本無法理解你的悲傷。

  • 呃,从哪里说起比较好呢?

    曾经,走过在上海、广州、北京的街头,见过大公司,小公司,甚至于就是一个卧室。聊过理想,对每一个产品都有过期待,幻想过产品大卖,热门了的情景。

    现在,却然只是在北京的星空下,一个小台灯带来的丝丝光芒,敲击着 Macbook Air 的键盘,书写着这些回忆。

    先说说,
    在阳光灿烂和自由的大学,那段时光。

    我一直都是作为类似「大神」的存在。呃,很自负?
    同学们都喜欢问我电脑的问题,电脑出问题就请求我帮助了。

    在高中的时候,因为要追女生,选择了文科,选择了政治,更选择了高考不重考。只是为了,可以和喜欢的女生可以在同一年毕业罢了。
    现在想起,这会是设计师的随性的一部分吗?

    参加过绿轩文学社、参加过系学生会、参加过红蓝电脑学会。
    担任过文学社社长,曾经做过不少的期刊排班;担任过学生会宣传部成员,曾经做过不少的板报、宣传单;担任过红蓝电脑协会技术总监,曾经做过不少的启动光盘,设计过光碟封面,做过协会网站,给不少女生修过不少电脑,给不少人上过不少的电脑培训课。

    还有,作为一名大学生的事。
    拍过拖,写过不少的小软件(例如,选课插件,读取本地硬盘的豆瓣电影匹配工具,给协会写过安装到每一个电脑的报修App……),和同学、朋友一起打 CS、War3,和朋友一起组建学校组织来创业……

    当然,那个组织就是叫「凌瀚」。
    一个我不会忘记的深刻记忆。 那一次,我真的很自豪地站在了投影仪下,作为一名技术专员,面对着 30 多人,在解释着「我们的理念」。
    那一次,是一个 Party 。我们自己组织的,租场地,卖票,搞节目,做 Party 准备的 PPT、AE 视频宣传片……
    真的,星空下的 Party。

    这些都因为大学的自由,我才有这么多时间去做这么多我想做的事情。
    大学,充满了阳光,风从树间穿过,扫起了片片落叶。

    这样,就快到了即将毕业了。要实习了。
    第一件事,我去了上海。
    幻想了在上海一年挣了 100 万,过上了怎么样的美好生活,从而搭上了飞机。

    上海,
    它是一个务实的城市。

    我凭借着在,高中,大学不断自修的 Web 技能,几乎在上海找不到任何工作。 那个时候,我会 PHP 和 HTML、CSS,会一点点的 Javascript。

    不断上各种网站找工作,也在猪八戒、58 同城、找一些外包。
    最后,在一个已经想不起的名字的小公司当一个小美工,一个月才那么 1600 ,在上海根本活不过来的。
    同时,也接各种各样的外包,做做内页、首页,给人做程序员,听需求做网站……

    2010 年 9 月,我实在已经无法从上海待一下去了。从而决定回家,并且,也到了实习结束的时间了。

    重新回到学校,看着辅导员的容颜,她很开心地见到我。
    问我在上海的故事。
    却然,我只能顾上颜面,只能用谎言带过。

    风吹动了树叶,打扰了光芒的宁静。

    毕业證書在这份闪动的光芒下,却然只是多么多么多么的轻。
    遇上了班长、认识的朋友、同班的女生……
    她们都以为我在上海过得很好。

    看,那闪动的光芒下,是否有那么一两处阴影。

    认清现实,
    破灭的幻想。

    回到这个在繁星闪烁的星空下,在培正旁边的出租屋里,在女朋友的身边。
    我没有告诉她我在上海的故事。
    因为没有颜面。

    同时,我也见识过上海了。我不想再回去了,我想回家当我的「太子爷」了。

    命运,不能如此。
    在广东,肇庆。这一个山清水秀,气候宜人的小城市。

    在爸爸的工厂,看着工人们安装机器。
    虽然只是春天,却然广东是犹如夏日一般。猛烈的阳光,丝毫不放过一点缝隙,狠狠地在灼烧着皮肤。
    他们,辛辛苦苦地,顾不上擦汗,只在生产线上拆机器,又装机器,又上螺丝。

    我的任务很简单,就是在旁边看着。
    「先看看他们怎么工作,你再工作。」爸爸说道。

    这段在工厂的记忆不知为何很少,想不起。
    只有这些零星的片段。

    有一次。
    晚饭的桌子,三菜一汤。
    后母不知为何地说出了一句「无出息,无用,无吃过苦」来说我。

    次日,我在他们的世界消失了。
    我不喜欢别人看不起我,
    有多少人以为我是「大神」,有多少人觉得我会过的很好,有多少人会觉得我会成功。

    还是回去做外包了。

    再一次,透过朋友,谈上了一个肇庆的驾校的网站外包。
    2,000 元。在我这个生活在「肇庆」的肇庆人,是很多钱了。
    还要分一半给介绍人。

    那次,我为这个网站奔波了半年。
    谈需求、做规划书、做效果图、写代码、购买服务器、备案。
    一个网站应该如何开始,到结束,我全做了。

    这半年间,我也接了不少外包,做过网站黄页、不少的企业站。
    这半年间,我更谢谢我的女朋友一直支持我,陪着我。

    在广州花都的街头上,贫穷的我,无法请得起女朋友吃寿司。
    我们走在街头上,右手的手指绕着她的左拇指。
    旁边的零碎话语声,脚步声,还有短裤、衬衣。
    我们在这里面是多么的平凡。

    看着寿司店的招牌,特价牌,还有那份把一颗米放大到好像手掌那么大的菜单。
    挽着手,刷着她妈妈的信用卡。
    还是吃了一顿寿司。

    那个时候,我决定我的生活不能如此。

    过去的无私,带来了那次的机会。
    去北京,那个北方城市。

    透过 E-Mail , QQ , 一个陌生人联系上我了。
    告诉我有一个北京的工作机会邀请我过去。
    「邀请」,多么的郑重的词语。

    在广东反正也过的不好,去北京吧。恰好也可以更远地逃离家人,更能更远离我昔日喜欢过的那个女生。
    我是这么想的,就去了北京了。

    火车,轰隆轰隆;乘务员,好像把我们当是犯人一样,大声地喧喊着。
    「在北京你能待上三年,你就有一番成就了」火车上某个聊天聊上的陌生人和我说了这句话。

    阳光穿过了云层,照亮了世界。
    北京,
    我到了。

    打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公司。
    找到了破旧的出租屋住上了。
    被很荣誉地挂上了「从广州挖过来的工程师」的函头。
    一切是显得多么的顺利。

    这是我人生中,我第一次正式地加入了公司工作。
    也是第一次打破了在职时长(已经连续工作了 21 天了,上一份工我才去了 15 天公司)。
    在后楼梯,用一起抽烟的借口,和同事聊天,说说公司的人和事。
    讨论一下技术的问题。
    这对于我来说,是多么的有趣。

    似乎于,好景对于我来说,都是不长。
    在 2011 年 12 月 31 日,我正式离开了这家公司。
    跳槽了。

    又在 2012 年 3 月,我再离开了跳槽的公司。
    失业了。

    运气,终归还是会有的。
    以前曾经的一个外包的「甲方」,联系上我了。

    在 2012 年 3 月 30 日的下午,我们碰面了。
    聊上了。
    合作了。

    是的,我使用一个不用上班,在家工作的方式合作了。
    这么一直持续到 2013 年 2 月,他失踪了。

    工资消失了。

    2 月底,我实在没钱用了,发了一条微博找工作了。
    次日,找到了。
    神啊,神奇的微博。

    上班了。
    却然,就在 5 月 31 日,我又一次失业了。

    这一次失业,我真的没有任何失望,也没有任何迷惑。
    我还在。我还有收入。我已经很容易地可以谈上外包了。
    我已经从一个「美工」变成了一个「UI\IxD 设计师」了。

    整理一下,
    职业是这样发展过来的「美工」,「PHP 程序员」,「前端工程师」,「UI 设计师」,「UI/IxD 设计师」。

    呃。不知不觉就敲击了这么多下键盘了。MBA 的键盘真不舒服。
    月亮已经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闪耀它的光明了。

    是的。能力,经历,真的不容易说清啊。走过了广州、上海、北京三个城市;接了不少的外包;一直孤独地敲代码、做设计。就是我从毕业之后的工作故事。

    要有一番成就,似乎真的是很寂寞。
    现在,我已经过得挺好了。我很感谢运气一直地给我支持。总是需要有帮助时候,几乎熬不过去的时候,「运气」出现了。

    然而,你们就是我的运气。女朋友,广东的好朋友,北京的好朋友,上海的朋友……
    谢谢我的朋友们了。

    北京的空气似乎不怎么好,外面只是灰白灰白的一片。
    找不到灿烂的阳光。
    不过,我,很好。年华依然在继续,阳光突然地灿烂了,会刺痛别人的眼球。

  • Aug 14, 2013廣東人 - [時間軸]

    真慶倖,自己作為一個廣東人。

    擁有廣東自己的文化,會廣東話,識「肇慶」,又有武術,曉講笑話。

    只身在北京,很少看到廣東人,很少聽見廣東話,很久沒有吃涼果,很久沒有吃到正宗的廣東菜。

    突然看看「葉問」,甚為良多。看看招牌中的字樣,很老氣。又想起以前家鄉的馬路,曾經就這麼樣,原來就這樣。

    幾時才可以變得不會懷念呢?

     

     

  • Jul 29, 2013小兩段 - [時間軸]

    若老去

    假想,如果已經老去,那麼就靜靜地,躲在一個無人認識的小鎮。

    總會如此。

    我,生活在北京,這偌大的城市,這生活的忙碌,每天為兩餐而奔波,為理想而努力。

    真的需要如此嗎?

     

    哀傷

    人生值得哀傷的事情有好多,為何呢?

    是否因為我們經理了太多,看過身邊的人太多。

    哎……

  • 不开心.
    写了一半的文章没了.